许建菊始终相信真相能照亮寻求正义的道路
2018-07-17 10:08:20 来源:华夏早报网

法律关注的是事实,正义的前提是真相,正义来源于真相,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我们要始终用真相照亮寻求正义的道路,而不能被情绪迷惑了双眼。

 
                           文/  娄义华  

    她不是在寻求正义,就是奔波在寻求正义的道路上。
    一位普通的农妇,为了寻求正义,将毕生的精力都耗费于此。她始终不会放弃,她说:“我要学习中国共产党人的那种‘艰苦奋斗、务求实效的精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任何人都不可能说服她。
    与他朝夕相处,相濡以沫几十年的丈夫罗家权多少次含着热泪苦口婆心劝她放弃算了,自己的日子不多了,求求你,能不能好好过上几天安生的好日子。
    她说:“未获得公道,死不瞑目。”



                                                                 (许建菊在自家房屋门口。娄义华摄影)

    他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儿子拖家带口奔赴沿海地区打工。两个女儿已出嫁,就剩下老两口在老家耕种度日。
    这位执着的普通农妇名叫许建菊,家住湖南省邵阳市洞口县竹市镇大湖村人13组。1953年9月14日出生,今年65岁。
    她不断奔波,从村里到一路北上,从大湖村到竹市镇、洞口县、邵阳市、再到省城长沙、再到北京。在这条路上,她反复奔走。24年来,很多部门的官员换了一茬又一茬,她如数家珍,可是,何时是个头,她也不知道。当她有些疲倦时,她就看看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秋菊打官司》,她觉得电影中的人物能给她勇气与力量。
 
 
                                   当媒婆结仇
   
    许建菊嫁到大湖村后,生活过得悠闲幸福,跟周围邻居们的关系也相处得非常融洽。村里那家有个红白喜事,许建菊与丈夫罗家权都一同去帮忙。互帮互助,大家一起拱卫的岁月,较为清贫的日子大家都过得非常快活。
    许建菊是村里出了名的好媳妇,她大方得体,人又长得端庄,最博得大家喜欢的就是她是一个热心人,好为村里的未婚青年男女当媒婆。经她介绍的青年男女结婚成功率较高。她善于察言观色,了解未婚男女双方的喜好,脾气性格。只要经她做媒的,十有八九能成功。谁曾料到,就是因为她的这份热心肠,却为以后的生活埋下了祸根。打破了她憧憬的美好人生,甜蜜幸福的生活。
    1984年,同村人罗运锦的妹妹罗国光向许建菊说,希望许建菊介绍自己的弟弟许望军给她认识。平常,罗国光就与许建菊的私交不错,关系较好。但罗国光想请许建菊介绍自己的弟弟给她时,许建菊有些犹豫,要介绍的男方是她娘家那边的亲弟弟许望军,从外表到各方面的条件,男方都比较优秀,与罗的妹妹相差甚远。经她两厢对比,判断以后,觉得他们俩不合适。许考虑到罗的家人脾气暴躁,待人不太友善,于是,许拒绝了罗国光的请求。后来,许建菊介绍了另外一位女孩子给他的弟弟许望军。
    本是一件平常的事情,谁曾料到。



                                           (这是许建菊时常来的地方,总希望有好消息传来。娄义华摄影)

    罗运锦却怀恨在心,替妹妹打抱不平。于1984年3月份将许建菊打了一顿,许立即报案到邵阳市政法委,市政法委作出处理,责令罗赔付许70%的医药费。从此,本来和谐的人际关系,良好的形象从此被打破。
     对此事件,记者专门采访了罗运锦。2018年6月24日,罗运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本没有此事,从未委托许建菊做媒。多个政府部门来调查过,都不了了之。欢迎政府有关部门来调查了解,我非常愿意配合。”
    许建菊说得有板有眼,罗运锦却矢口否认,事情的真相变得扑朔迷离。
 
                           
                             疑遭人下毒   
 
    据许建菊提供到各级政府信访局、公安、法院、检察院、纪委的上访材料,以及接受记者多次的采访时,她表示:
   1994年9月1日下午6时,许建菊家贷款饲养的7头肥猪突然口吐自沫,即将死亡。心急如焚的许建菊立即去找同村的兽医罗申伍来抢救。罗迅速赶到现场,他立即诊断后说:“壮猪是被打针打死的,瓶子丢在山里,母猪和小猪不会死。”7时许,人医罗明良来许建菊家告知:“你家的井水喝不得,人家放了四瓶甲胺磷,瓶子丢在井里。”许建菊一听,顿觉脊背冒汗,她随即去竹市镇派出所报案,所长尹保贵答复:“这时没时间。”许建菊还用瓶子装了两瓶井水,要求派出所化验。可时间过去多年,许建菊多次去询问结果,一直没结果。按照当时的生猪行情价格,7头猪被毒死损失7000多元。幸好有好心人来告知,未酿成毒死人的悲剧。
    从此后的生活,许建菊一家都战战兢兢,生怕有人陷害她们。她们一家从此蒙上了一层阴影。
     1995年5月23日,许建菊代洞口粮站收购的油菜被盗3袋,共520斤。报案后,竹市镇派由所干警严立芳等2人与村干梁恩仲来现场查实,口袋破处流出的油菜流至竹市粮站收购点罗双石屋里,该屋里还放着3袋油菜,我家的后墙被撬开。严立芳表态,明天可以处理,但需所里研究。但随着严立芳被调走,此案至今未有答复,此次损失1500余元。
   同年8月,大湖村村民罗运锦贩猪注水,被竹市镇工商所罚款1000元。罗疑为许建菊告发,村民罗申清听罗运景在园艺场说:“许建菊害我,我要他一家成水,至少要赔5000元。”
   同年10月15日,被毒死猪5头,10月25日死猪一头,报案均不予受理,上述事实有大湖村委会证实与村民罗光兰等10余人证实。



                                      (许建菊指认自己的鸡曾被人毒死在马路上。娄义华摄影)

   同年11月9日,许建菊家约200斤重的一头猪被人下药毒死,还有大鸡128只,共计损失5000余元。
   同年12月9日,家里的电动机被人搞坏,许建菊去镇上报案时,派出所的干警刘贻湘说:“农村那个冒死猪,死猪也来报案,你是疯婆子。”
   1997年元月,2头肥猪又被药死,重300多斤,损失2000余元。报案时,派出所否认毒死。许建菊要求派出所开介绍信去洞口县公安局化验。干警刘贻相拒绝,许与之争执,被刘拖拉致伤,经法医鉴定属:轻微伤,共花医疗费500余元。
    同年9月17日晚11时,又因高沙粮站以债务纠纷为由来家提猪报案,派出所不予受理发生争执,被干警拖拉致伤,经村委会委托法医鉴定为轻微伤,用去医疗费500余元。
    1998年4月,许建菊家晒在田里的1.3亩油菜被人打落在田里,8月,油麻又被人打落在田里。
   同年4月20日上午,许建菊因派出所不受理,上访县政府被县政府,被保安尹显波推倒致伤,有在场人孙元思、杨中南证实,经大湖村委委托法医鉴定为轻微伤,用去医疗费1000余元。
    这些遭遇就是许建菊一直上访的理由,希望有关部门给他调查,给她一个依法解决的公道,可是,她感觉农民的正当权益受损时,却报案无门。她感到自己好像被这个世界抛弃的感觉。
 
                        
                        24年的正义路新生更多事端
 
    在漫漫的正义路上,刚开始,她的丈夫罗家权陪她同行,刚开始也是罗家权出面去寻找政府的各个部门,在10年的时间下来,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他们满怀信心与希望的心理受到沉重的打击。
   于是,罗家权的耐心受到极大的打击,他有些气馁,不想再奔波下去,想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毕竟,人的一生非常短暂,再折腾下去,把自己折腾老了,说不定死得早。他劝许建菊不要再去奔走了。有话说“吃亏是福。”人生吃点亏,算得了什么?许建菊不同意丈夫的说法,她还批评丈夫没有耐心,怕事,胆小。
    她说:“你不去,我去,我不把这些公道找回来,说不定别人还会骑到你头上拉屎。”
   从1994年至今,24年寻求正义的道路上,许建菊从大湖村里到竹市镇,再到洞口县、邵阳市、湖南省、北京中央机关,她始终奔波在这条路上。她寻访了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各级信访局,政府部门,媒体等。得到的答复都是请当地政府解决,可是,年代已久的陈年往事,没有证据,如何去调查取证,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现实问题。
    谁曾想到,在寻求正义的这条道路上行走,许建菊希望得到解决的事情并未解决,岁月不断漫长,却换来了更多的伤害。
 
    
                            (罗家权非常担心许建菊的身体健康,如今外出他都陪着。娄义华)

    2015年12月10日中午12时,许建菊到洞口县新华宾馆向入驻洞口县的湖南省委第七巡视组反映情况时,被门口的县乡3名干部拖拽,心急的许建菊突发心脏病和高血压在外力作用下的中风,住院近半个月,花掉医药费8000多元,这些钱是她的贷款。她找人负责,却不知找谁。据她说,她曾去找过洞口县监察局唐局长,唐局长回复她说:“谁拖了你,你找谁,我不管。”
 
    在拖拽的嘈杂声被巡视组的同志听到,立即下来接收了许建菊的举报材料,巡视组的对报告进行研究后签署意见后转到洞口县政府,县政府立即作出批示,让竹市镇尽快落实处理,竹市镇收到材料后立即转到派出所,竹市镇派出所罗所长把报告立即转送到大湖村干部罗伸伍,他看了报告后,立即告诉罗运君,罗运君气势汹汹地来到许建菊家说:“你们说我做贼,要有证据,没证据我对你们不客气。”罗伸伍并通知罗运锦告诉罗语录,叫几个人今晚到许建菊去要证据。
       
    2017年7月18日,许建菊与来自洞口县的尹瑞礼、李同焕、杨英军、王正国、王周德、彭启国一行7人前往北京上访,住在北京市丰台区程庄路和风四季小区邵阳市驻京办事处,下午7时许,办事处负责人何建军安排洞口上访人去宾馆居住,可控告人上车时,见是封闭式面包车,车号为京E?F3815。上车以后,除王周德外,均被何建军请来的十多个北京闲杂人员毒打、脚踩、脚踢,还呵斥道:“打了不许哭,越哭越打得越厉害。”手机、身份证全部被抢走,李同焕左眼被打伤,尹瑞礼随身携带的15400元也被抢去。由6名随车闲杂人与何建军起押送许建菊等,途中许建菊等人的行动都被管制,小便、大便由人看视,尹瑞礼大便时无法避开两位监视人,一前一后守着,不顾羞耻。何建军扬言说:“你们要听话,郴州打死两个人,直接送到火葬场去了,打死人不要紧。”
    2017年7月19日晚9时许,何建军7名闲杂人员将许建菊押至洞口,下车时,4人还将杨英军进行殴打,县镇干部还威胁信访人说:“再上访把你们送至精神病医院打针打死,还将尹瑞礼进行非法拘留9天。”
    2017年7月21日,许建菊经邵阳市雪峰司法鉴定所鉴定:胸骨、左胸、右肩胛、右上肢、上臂前侧前臂腕部分别有皮肤青紫,前侧及手臂、双侧大腿前侧双膝左小腿前内侧分别有皮肤青紫。见邵阳市雪峰司法鉴定意见书(2017)临鉴字第0563号。许建菊被打得最惨,不敢住院,镇、村干部告诉许建菊说:说镇里开会了,要她住院到远点的地方,免得像高沙镇社山村杨中武一样,到时被送去精神病院。
    时至今日,许建菊的旧案未了,新案又发。她的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许建菊说:“他们一家的生活没有安全感,晚上睡觉都不敢熟睡,生怕有人陷害他们。”
 
                          生活变得一团糟  
                          
    许建菊说起自己的一生,就暗自神伤。她说要是没有这些烦恼事,我用这些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把农活干得更好,收获更多的庄稼。
    也可以把老两口的生活过得好点,起码会幸福。自从有这些烦恼后,就谈不上幸福,每天晚上做梦都是这些四处奔走的画面,时而梦见自己被车撞死了,时而又掉进一个坑里了,时而梦见自己被人打死了,时而梦见自己被人从背后捅死了……每次从梦中吓醒过来,背上早已湿透。
    如今,三个子女都已经离开老家,儿子拖家带口到沿海城市打工去了,两个女儿出嫁,就剩下老弱病残的老两口驻守老房子。面临很多事情,许建菊感觉这个世界比较黑暗,有问题却找不到人来解决,闹得心情非常不好。
    许建菊的邻居罗铁石(罗明铁)在建房挖基脚时,占了许家的竹林地。后双方发生争执,许的老公罗家权就在现场,后闹到村里,由村干部罗申伍主持了协调会(有调解记录),通过协商,达成了和解。许建菊却说,事情并没有处理好,罗铁石的房子至今都占了她家的竹林地有50厘米宽,10米长的地。
    如今,全国上下都在为了脱贫致富奔小康而奋斗。大湖村于2017年开始装上了自来水,每家每户都告别吃井水的传统日子。开始和城里人一样了,开始喝自来水。可是,当每家每户都安上自来水时,许建菊家却是一个例外,因为进户的路线问题未能达成一致,导致许建菊家成为全村唯一至今未使用上自来水的农户。
    2017年10月1日,许建菊的隔壁邻居罗运贤在两家房屋的中间硬化一条马路进入自己的院坝,可能要往许建菊家方向多靠一点。罗家权和许建菊都表示:“罗运贤事先并未商量就擅自修建了马路,由于马路堡坎较高影响了房屋的采光。”罗运贤说:“找了许的老公罗家权商量。”许不同意,于是双方发生争执,在推搡过程中,罗运贤之妻胡秀玉将许打伤。许建菊又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至今,双方都未解决此事。
许建菊老公罗家权当兵退役后,就一直患病。后被查出患有早期胃癌,一直靠药物维持生命,生活过得一团糟。
罗家权于1972年在6884部队和排长岑炳益换电线时,罗家权扶着一根木电线杆一并倒地,造成严重的头部内伤。当时并未引起高度重视,也没有医疗器械检查。只觉得隐隐灼痛,尤其是寒冷湿热天气,就痛得有点厉害。以为是劳累过度,没想到是头部内伤,还留下后遗症。在退伍时,并未办理退伍军人伤残证,至今并未享受伤残军人应有的福利待遇。
 
                           真相究竟在何方
 
    “这是我身上的背负的一座大山,我希望有一个可以说理的地方,真正能帮我解决问题的地方。不然,我死不瞑目。”这是许建菊多次来找到记者时说的一句话。
    为此,记者多次奔赴湖南省邵阳市洞口县竹市镇大湖村采访调查。在大湖村村委会,记者采访了大湖村委书记尹春美、村委主任罗申伍、村妇联主任谢冬君,他们对许建菊所反映的情况不予置评。但对许建菊多年来不断上访,他们感觉非常头疼,她出去上访就会反馈信息到基层来,他们也无法处理。没有事实依据,我们也无从下手,真是麻烦。
    记者随机在大湖村随机走访,大部分村民不愿意作任何评论,原因是与许建菊一家接触很少。只说许是出了名的上访专业户,怕惹麻烦,村里流行一首民谣:“许建菊不作田不作地,全靠上访来维家!”
    记者随即到竹市镇政府、洞口县信访局、档案局、公安局等地调查了解,查阅相关档案。24年间,许建菊不断地向各级部分上访,反映自己被人下毒毒死牲畜,家中被盗,井水被下毒的案件。并没有留下多少有力的证据可以证明她反映的问题。
    法律关注的是事实,正义的前提是真相,正义来源于真相,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我们要始终用真相照亮寻求正义的道路,而不能被情绪迷惑了双眼。许建菊奔波了24年,有关部门应该彻底为她的事情做一次调查,让她和舆论,以及社会各界都较为认可的结果。只是一味的阻止上访,并不能解决问题。尤其采取野蛮的行径只能激化矛盾,并不能促进事态走向温和与解决。

相关热词搜索:正义 真相 道路

上一篇:菱角与鹅卵石
下一篇:最后一页



首页 | 华早团队 | 华早简介 | 联系华早 | 版权声明 | 加入华早 | 业务体系 | 人员核验 | 华早文化衍生品 | 管理制度 | 华早大事记 | 撤稿申请

本站所刊登的华夏早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夏早报版权所有,转载请尊重版权,注明来源。

© 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

新闻爆料huaxiazaobao@126.com
在线咨询
QQ:281111172
新闻爆料
huaxiazaobao@126.com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