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散文|“老黄牛”法官宁孝俭
2018-07-02 15:11:43 来源:华夏早报

其实也无所谓,因为孝俭同志一向将名利看得很淡。我几乎每年都参加了民一庭的评先评优,印象中他总是将荣誉让给其他人。他清心寡欲、淡薄名利,

      作者:谭文革  谭桂芳
 
       昨天下午,我的同事也是下级的员额法官孝俭同志来我办公室,向我反映说:“这几个月怎么有那么多案件,五六月份几乎天天开了庭,有时一天要开两个庭。现在我个人的排期到了八月份,几乎每天要开两个庭,这样会累死人的,真不想做这员额法官了。”

       作为主管院领导,我只好安慰他:“孝俭,你确实辛苦了,但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去速裁团队了,那里相对轻松多了。在民一庭你再熬一熬,站好最后一次岗。”孝俭同志很无奈,我也很无奈。

       案多人少的当下法院,哪有什么轻松的业务庭呢?只存在相对轻松一点罢了。2017年度,全国法院因公牺牲85人,其比例比全国公安因公牺牲的比例还高,这说明法官的职业危险已经高于警察。因公牺牲的法官大都是活活累死的,被堆积如山的案卷和各种超重的压力活生生压垮。因此,我在安慰孝俭同志的同时,要他切实注意身体、注意休息,因为人的生命最为宝贵。
      

       我在涟源法院任副职已有18个年头了,孝俭同志在我分管的部门干了至少十多年。我对他很了解,他对我也很了解,因此我们的个人感情、工作关系都很好。

       2002年正月初八,单位党组进行分工,由我分管执行局和行政庭,当时孝俭在执行局。那时,我院的执行力度大,每年要抓获被执行人上千人、司法拘留四百多人。孝俭同志所在的执行组共有正式法官三人,他们执行力度很大,经常是凌晨四点出发,带着案卷和我签发的拘留决定书,下乡去一户户的被执行人家抓人,早晨七点多或八点左右,他们才回来,每次都会抓回三四人,最多达七人。

       基层法院搞执行,抓人拘人才最管用。只要把被执行人抓来,司法拘留一次两次或三次,一般的案件都能突破。因此,涟源法院那时的案件执结率较高,在五个基层院中总排第一,至于每年司法拘留的人数更是遥遥领先。那时的成绩真来之不易,孝俭同志和其他执行干警们功不可没。

       任何法院,执行法官是最辛苦的,风险、危险也最大。我常常说,案件判决终归是一张纸,只有执行兑现才是硬功夫,要有真金白银的支付才能结案。

       有些人被执行人以暴力相威胁,抗拒执行,有的扬言要以硫酸盐酸报复,因此,执行法官经常有危险。当案件执行效果不好或力度不够时,有的申请人就纠缠法院甚至上访;当执行力度大时,被执行人又威胁或上访,也有的逃避。当现场执行时,又很容易受围攻或暴力伤害。这样的难题,孝俭同志没有少遇,但他都挺过来了。

       真要谢天谢地,我分管执行工作八年多,虽暴力抗法事件曾发生过多次,但执行法官们并未受到大的伤害,且最终都被我们打击制裁到位了,让暴力抗法者没好果子吃、没好下场。

       2010年4月,我开始分管民一庭,不再分管执行工作。孝俭同志还在执行局干了一段时间后调去了立案庭,负责民商、执行等案件的立案,每年有七八千件案件,工作量是很大的,此外还要做一部分诉前财产保全,工作有些累,但他就像一条“老黄牛”,默默奉献,从不言苦。

       2012年,孝俭同志从立案庭副庭长调民一庭任副庭长,当然这也是我在院党组研究时努力争取的。民一庭是全院仅次于执行局为第二累的业务部门,案件特别多、相当复杂,当事人动不动就上访,判决起来非常棘手。民一庭的部分法官一心想去相对轻松的部门,而孝俭同志却愿意来吃苦,这一点是令我非常感动的。

       这几年来,孝俭同志作为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同志,一心扑在工作上,每年的结案数都是一百五六十件,最多时达一百八十多件,几乎年年排在全院的前十名,好几次还排在第二或第三名。如论案件难易程度,排在他前面的几乎都有大量的银信案件,这类案件相对简单,而孝俭同志从来没有一件银信案件,倒是有大量的相邻关系、损害赔偿、婚姻家庭等棘手常规案件。

       因民一庭的案件相对复杂,加上孝俭同志每年办结的案件多,所以他的上诉案件不少,改回案件也不少。每年评先评优时,他常被以发改案件较多为由而否决,因而总评不上优岗。我几乎年年为他鸣不平,去年终于忍无可忍,为他写了一篇文章——《千里马为何总是落选?》,我没有别的意思,就表达一下思想吧,因为时代正在大进步。

       别人偶尔加几个班,也许就能上电视,上微信文章或其它宣传文章,然而孝俭同志近七年来常在周末或周日去办公室加班写判决书,除得到我的表扬外,很少能得到其他领导的表扬,更上不了电视或文章。他得到的批评却不少,因为案件办得多,出现瑕疵的几率也高。

       我常常想,如果手里只捻三粒芝麻,我可保证一粒也不掉;但如果捻一手芝麻呢?那肯定会掉落一些。法官办案也一样吧,案件太多了,难免会有一些超期,一些上诉,一些被发改。面对当前法院的困境,我们需要担当和实干,需要更多的“黄牛”法官。

       近日,各部门都在推荐优岗人选,民一庭一致推荐孝俭同志,上报后竟然通过了,我顿感意外,因为以前几乎每次都以发改案件多而否决了的。意外之后是高兴,我为孝俭同志高兴,作为五十多岁的老同志每年办结那么多复杂案件,多年来,今年终于评上了优岗。这来之不易,但来得太晚了一些。

       其实也无所谓,因为孝俭同志一向将名利看得很淡。我几乎每年都参加了民一庭的评先评优,印象中他总是将荣誉让给其他人。他清心寡欲、淡薄名利,这一点真的很好。去年某月的一天,我在民一庭就说过:“孝俭是位好同志、老黄牛,我要为他写篇散文。”,我不会刻意去赞美,但一定实事求是、充满情感和艺术地表达。

       今天是周末,是属于我的散文创作时间,恰好灵感又来了,于是我就写了这些文字。

        (写于2018年6月23日)

相关热词搜索:老黄牛 法官 散文

上一篇:易介南:执教之初
下一篇:传统文化守望者阿牛:小小画笔描绘五彩人生



首页 | 华早团队 | 华早简介 | 联系华早 | 版权声明 | 加入华早 | 业务体系 | 人员核验 | 华早文化衍生品 | 管理制度 | 华早大事记 | 撤稿申请

本站所刊登的华夏早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夏早报版权所有,转载请尊重版权,注明来源。

© 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

新闻爆料huaxiazaobao@126.com
在线咨询
QQ:281111172
新闻爆料
huaxiazaobao@126.com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