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散文|第一次去玉都和田
2018-10-19 22:53:12 来源:华夏早报

如果与和田真的有缘,那么我的第二次去和田也许很快会来。
    文/谭 文 革
    

    著名的中国玉都和田,我还只去过一次。之所以文章的标题上标为“第一次”,是因为我非常喜爱那个地方,希望能有机会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去那里走走。

    2011年11月的一天,我的两位同事向我汇报,有一件标的很大的复杂案件必须去新疆和田搞证据保全,可能需动用强制措施,因和田属敏感地区,他俩请求我带队一同前往。和田地处祖国的西北边陲,盛产玉石,是很有名的地方,这不需考虑,我当即就答应了。

    经单位批准后,我们第三天就出发。大家都是第一次去,心情很愉快。晚上七点多,飞机从长沙黄花机场起飞,连续飞行近四个小时,晚上十一点多才到达乌鲁木齐。在机场附近,我们找一家小招待所住了一晚。次日清晨,又赶到机场,坐支线飞机飞往和田。

    飞机比较小,两排共只有三个座位,一边一座,一边两座,中间是较狭的过道,总共也就二十多排。因为飞机较小,其平衡性相对较差,飞越天山山脉时,由于遇到了很强的气流,飞机颠簸得厉害,同事有些怕了,我当时也担心,心想万一飞机失去平衡,那就麻烦了。

    还好,飞机剧烈颠簸了一阵后又平稳了,此后虽还遇到过气流,但如此惊险的情况再未出现。将近两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和田。

    和田城区的高楼也不少,一看便知,那大都是高层住宅,系电梯房。从马路两边的建筑来看,大都体现了维吾尔族风格。街道是较宽的,绿化也可以,路面干净整洁,两边的店铺都开在张营业,商品琳琅满目,路上车来车往,好不热闹,一切都很祥和。

    其实,除了建筑风格和服饰风格的不同外,看上去,和田与内地的城市似乎也没明显的不同。

    然而我很快发现,和田与其它地方还是有所不同,即和田的社会治安管控明显加强了,这是任何内地城市都不曾有的。

    街上巡逻的警力较多,每隔几百米就可以看到一支巡逻分队,每支分队一般是三五人,其中有民警、武装特警,也有干部、民兵等。反正是荷枪实弹,对恐怖分子、暴力犯罪等绝不手软,坚决打击,这是法治的必然要求,也是人民群众包括维吾尔族群众的必然要求。我认为,这是非常必要的。

    接下来的几天是办案时间,虽然工作量较大,但我们全力以赴、紧锣密鼓的干,很快全部完成了。

    到了周末,在和田投资经商的几位涟源老乡得知我们到了那里,上午来到了我们下榻的宾馆,诚恳地提出,要以老乡的身份请我们到和田附近的乡下走一走、看一看,中午请我们吃烤全羊,品赏一下和田绝对正宗的饮食文化。

   恭敬不如从命。临近中午时,我们一行来到了城郊的一个地方,这里有一家规模很大的维吾尔族餐馆,招牌是“和田烤全羊”。老乡向店主点了主菜烤全羊,店主当即带我们选了一只黑山羊,羊很肥壮,我们一桌才七八个人,是吃不了的。店主说,另外一桌的人与我们各分一半,问是否同意?我们说好。

    来到一个较大的包厢,服务员给我们上了红茶,味道很熟悉。我知道,因气候原因,新疆是不产茶的,其茶叶都来自内地,涟源是产茶的地方,过去的红茶特别有名,也许今天这茶就来自湖南,甚至涟源,我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我想,如果真在和田喝上家乡的茶,那真有趣。

    个把小时后,半边烤全羊做好上桌了,闻到这香气四溢的烤羊肉,大家口水直流。如此丰盛的美食,我们怎能不开心的品尝呢?于是,我们一边喝着新疆特色酒,一边大口吃起羊肉来。至今已有七年了,可我的印象还如此深刻和难忘。可以肯定,这是我吃得最香的一次烤全羊,也是吃得最饱的一次。

    午后,老乡们开着大马力越野车,驱车数十公里去了和田乡下,我们深入集镇和乡村,了解了当地维吾尔族群众的生产生活与风土人情。我真切地感受到,维吾尔族群众的生活很富裕和美满。

    途中,我们路过了几处废弃的和田玉采矿点,所采之处均挖地三尺,几乎寸草不生。这印证了中国的一句古语:“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和田产玉,人们在得到宝玉的同时,其环境也遭到了很严重的破坏。

    习近平总书记说得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田地下的宝玉,该采挖的还得采挖,但必须有序进行,不得滥挖滥采,要注重生态环境的保护,已采挖过的地方必须及时做好保护,能植树的植树,能种草的种草。

    和田是塔克拉玛大沙漠南沿的一颗明珠,是沙漠上的一片难得的绿洲,但总体来说,和田是严重缺水的。

    令人高兴的是,去年以来,中国已有一些顶级的水利专家和学者正在论证,设想修建一条“红旗河”,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附近开始高水位取水,然后,自然地流向祖国的大西北,最后到达的地方就是和田和喀什,造福祖国的大西北。

    为此,我们为和田和喀什感到由衷的高兴,加之这两个地方我都先后去过,我希望人类的又一伟大水利工程“红旗河”能够早日变为现实。

    我想,“红旗河”建成之后,我一定还要去和田看看,那么,那就将是我第二次或第三次去和田了。如果与和田真的有缘,那么我的第二次去和田也许很快会来。
                           (写于2018年5月1日晚)

相关热词搜索:和田 散文 第一次

上一篇:怀梵法师六论宗教中国化
下一篇:最后一页



首页 | 华早团队 | 华早简介 | 联系华早 | 版权声明 | 加入华早 | 业务体系 | 人员核验 | 华早文化衍生品 | 管理制度 | 华早大事记 | 撤稿申请

本站所刊登的华夏早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夏早报版权所有,转载请尊重版权,注明来源。

© 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

新闻爆料huaxiazaobao@126.com
在线咨询
QQ:281111172
新闻爆料
huaxiazaobao@126.com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