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静夜遐想——苟且,诗和远方
2018-10-21 14:33:38 来源:华夏早报

也有一种人能把“诗和远方”放在“苟且”之前,饿着肚子去写诗为文,衣衫褴褛的奔向远方,“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文/邱
亮铨

    也有一种人能把“诗和远方”放在“苟且”之前,饿着肚子去写诗为文,衣衫褴褛的奔向远方,“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脚痛不是病,痛起来连路都走不了。脚底不知什么原因长了三个鱼鳞珠,之前误认为是鸡眼,贴了半月鸡眼膏反更见长了。不痛也不痒的,只是看着凸凸的有个东西不顺眼。

    特意等到国庆期间去医院把它给“激光”了,都说十指连心,脚底上打三针麻药那个钻心的疼,咬着牙挺住,医生给激光那几个洞还是有深度的,“斩草锄根、防复发”。想着国庆在家蜗居几日,假期满了就能够活蹦乱跳,可以去爬龙山了。

    没想国庆期间过了,脚伤并未痊愈,走路还是很不方便,只能够一拐一拐的,走路有意回避伤口用力。无奈这“珠”哪里长不长,偏长脚底。但是路还是要走的,只能够一边走,伤口一边“流泪”了。

    这“鱼鳞珠”虽是小病,但易多发、复发,影响心情。我现在可是想好了,万一下次还复发,不会轻易再去“激光”了。

    应该不会复发吧。幸许是老天爷看我飘无定所的,要我不要乱串了,年纪也大了,不能像之前一样和李、黎同学闯澳门、香港,下广州、深圳,街头卖艺,三个人挤住一间3平米的房里看世界风云变幻了。广州街头少了“混世大王小李子”、“江湖名医小凯子”。不知今后还能复出否。

    如今当年的“小赌神”李同学娶妻生子已经在深圳安静下来了,广州黎名医回了老家“体制内”,真心祝愿他们。我虽远行,本领却未有进展,但徒见年纪增长。

    这两年我突然长胖了,最近这“珠”这么多天不运动,现在更加“福气”了。我想我还是喜欢诗和远方的,奈何这么些年来我“收藏”币的能力实在欠佳,家中有两小孩需要抚养,最近买了房,可能经不起我再去瞎折腾了。

    心里虽然还有好多的梦想等着去实现,想法多,付之行动的少。想去西藏呼吸新鲜空气、想去蒙古草原骑马奔腾、想去纽约和巴黎走一圈,想着——自由、散漫、野惯了,现实和理想之间总有着差距。

    也许现在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经历过年轻的疯狂,自我的理想主义,这时的我应该要静静了。世界那么大,驰骋江湖的本领不够我去远行。我想或许明年会在小城镇中安静的待下来,陪着孩子慢慢长大,而我们慢慢变老。

    人生如隙,少年需努力,才能够有诗和远方。或许在老的那天,我会想起我未实现的梦想------
(写于2018年10月20日夜)

相关热词搜索:静夜遐想——苟且,诗和远方

上一篇:散文|第一次去玉都和田
下一篇:最后一页



首页 | 华早团队 | 华早简介 | 联系华早 | 版权声明 | 加入华早 | 业务体系 | 人员核验 | 华早文化衍生品 | 管理制度 | 华早大事记 | 撤稿申请

本站所刊登的华夏早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夏早报版权所有,转载请尊重版权,注明来源。

© 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

新闻爆料huaxiazaobao@126.com
在线咨询
QQ:281111172
新闻爆料
huaxiazaobao@126.com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返回顶部